年末话日历 大行其道的“文创日历”

来源:收藏快报    时间:2020-12-28    站内收藏

年末话日历 大行其道的“文创日历”

又临年末,新年将至。辞旧迎新之际,各式各样的“文创”日历纷纷登场。

但是笔者发现,有些在年末岁尾以“文创”之名推上市场的日历产品,却甚少创新之意,多是些盗版和模仿之作,此类的所谓文创日历,在市场上不仅没有竞争之力,更没有丝毫收藏价值,其命运只能是被市场所淘汰。

这么多年来,在日历产品的万花丛中,《故宫日历》可谓是历久弥新、一枝独秀,是富有创新意识的文创日历产品。这一自创制流行至今已历80余年的日历产品,如今依然是都市群体中颇有那么一点儿“文化”与“怀旧”味儿的新年赠礼,可以说还没有能与之相提并论、并驾齐驱的日历产品。

《故宫日历》十二载典藏版呈现“纸上博物馆”

《故宫日历》十二载典藏版呈现“纸上博物馆”

2010年,以1937年版《故宫日历》为蓝本的“复刻版”,以创新与创意姿态出现的新版《故宫日历》翩然面市。“复活”之后的《故宫日历》,出人意料又在意料之中地备受社会各界瞩目与喜爱,毕竟,这一有着深厚文化积淀与沧桑岁月见证的日历产品品牌,是很容易唤醒国人的文化记忆与情怀寄托的创新产品。

此外,由于各大品牌文创日历发售量有限,且具有时效性,文创日历被粉丝们赋予了一定的收藏价值。像几年前出版的《豆瓣电影日历》在淘宝已经被炒至1999元,2015年《物种日历》也卖出了800元。

同时,今年果壳发行的《物种日历2021熄灯号》,已经意味着2015年推出的《物种日历》正式跟它的粉丝说再见。销量仅次于《故宫日历》的《物种日历》为何选择退出?据果壳自营品牌部总监冯颖介绍:“虽然《物种日历》每年都在进行微创新,但我们一直渴望有更颠覆的创新,所以团队转向研发其他文创产品。”这是因为,果壳已经看到了整个文创日历市场正在趋于饱和,他们希望在它最灿烂的时候离开,给粉丝留下最美的回忆。

经近年来的推陈出新,如今的文创日历早已不局限于基本的计时功能,更像是一个标签、一种纪念,并且成为众多收藏爱好者手里的藏品。但是,随着近年来市场竞争日益激烈,频发的盗版现象也给文创日历市场带来了挑战。一方面,目前市面上有部分商家推出的日历上所采用的图片文案没有正版授权,比如借鉴故宫IP,在日历上放上乾隆卡通形象,而这一部分图片内容是从网上直接下载使用的;另一方面,文创日历市场上的头部产品面临被盗版和模仿的问题。这些问题,可以说给文创日历收藏市场添加了许多杂质,让许多文创日历收藏爱好者难以分辨,并给他们造成一定的损失。

豆瓣电影日历

豆瓣电影日历

业内皆知,文化产品的创意与出版物相互融合,本身就蕴含了丰富的文化智慧成果,将其中一些成果发掘出来,以文创形式呈现给市场,无论从创意根基还是社会认知来讲,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应该多些创新和创意,既能给市场注入新鲜与活力,也能给人们留下美好的记忆与值得珍藏的价值。

近年来,随着文创市场不断升温,除博物馆和旅游景区之外,出版物也开始借助独有的信息资源,推出各具特色的文创商品,但像《故宫日历》这样富有创新意识的产品则少之又少。文创日历重在创意,所以更不能以剽窃他人的创意作为自己盈利的方式。用作商业用途进行售卖的文创日历,特别需要注意版权问题,比如日历上的图片是否得到授权等。像乾隆卡通形象可以自行开发,但如果未经授权直接使用或是修改了“故宫”开发的卡通形象,则严重侵犯了对方的版权。

因此,文创日历市场想要健康发展,版权问题不容小觑。一方面,品牌方可以尽量去争取原作的授权;另一方面,被盗版的文创日历品牌也应该积极维权。因为,文创日历由知识产业衍生,与知识产权具有极强的关联性,对于开发者而言,在实际运作中必须注重版权的保护和开发,否则就会面临侵权盗版的风险,同时在市场上也没有立足之地。

本文来源:收藏快报

上一篇:返回列表
关键词: 日历 文创日历 
作者:卞文志
相关阅读
    正在加载...
document.write("